滿江紅  著名的詞牌之一。 傳唱最廣的是岳飛的《滿江紅·怒髮衝冠 》。
詞中“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及“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更是傳唱的經典之句。

此詞牌,聲情激越,宜抒豪壯情感和恢張襟抱。格局為雙調九十三字,前闋四仄韻,後闕五仄韻。前闋五六句,後闋七八句要對仗。後闋四個三字句也用對仗,此調例用入聲韻腳。

詞格:韻腳為紅色顯示,加底線之句要用對仗。配以岳飛的《滿江紅》

中仄平平,中中仄、中平中仄。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

中中仄、中平中仄,中平中
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

仄中平、中仄仄平平,平平
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中中仄,平中
靖康恥,猶未雪

中中仄,平平
臣子恨,何時滅

仄平平仄仄、仄平平
駕長車,踏破 賀蘭山缺

中仄中平平仄仄中平中仄平平
壯志飢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

仄中平、中仄仄平平,平平
待從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讓我們再讀幾首《滿江紅》名著吧!

【滿江紅·寄鄂州朱使君壽昌】
北宋· 蘇軾

江漢西來,高樓下、葡萄深碧。
猶自帶,岷峨雪浪、錦江春色。
君是南山遺愛守,我為劍外思歸客。
對此間,風物豈無情,殷勤說。

《江表傳》,君休讀。
狂處士,真堪惜。
空洲對鸚鵡,葦花蕭瑟。
獨笑書生爭底事,曹公黃祖俱飄忽。
原使君,還賦謫仙詩,追黃鶴。

【滿江紅·江行和楊濟翁韻】
南宋· 辛棄疾

過眼溪山,怪都似、舊時曾識。
還記得、夢中行遍,江南江北。
佳處徑須攜杖去,能消幾兩平生屐。
笑塵勞、三十九年非,長為客。

吳楚地,東南坼。
英雄事,曹劉敵。
被西風吹盡,了無塵跡。
樓觀甫成人已去,旌旗未卷頭先白。
嘆人間、哀樂轉相尋,今猶昔。

現代人對宋詞的詞牌較多喜歡的,也有《滿江紅》,請讀毛澤東的這首。

【滿江紅·和郭沫若同志】
1963.01.09 毛澤東

小小寰球,有幾個 蒼蠅碰壁。
嗡嗡叫,幾聲淒厲,幾聲抽泣。
螞蟻掾緣槐誇大國,蚍蜉撼樹談何易。
正西風 落葉下長安,飛鳴鏑。

多少事,從來急;
天地轉,光陰迫。
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
四海翻騰雲水怒,五洲震盪風雷激。
要掃除 一切害人蟲,全無敵。

如夢令 李清照

Posted: 14/02/2011 in 宋詞欣賞

如夢令        李清照

常記溪亭日暮,沉醉不知歸路,
興盡晚回舟,誤入藕花深處。
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

這首詞是李清照回憶外游時所作。

讓我們開動聯想的機器,鑚進李清照的文字,品味她的回憶吧。

經常記起在溪邊的亭子裏觀賞黃昏的美景,迷醉在那種快樂之中,竟然忘記了回家的路。太陽落山了,游興滿足了,天黑划船回去,卻迷了路,划進了蓮花塘的深處。
划呀划,拼命尋找回去的水路,划的太急促了,驚得這歇息在灘邊的白鷗和白鷺都飛起來了。

此時,夜黑鷗鷺白,水清荷花香,人聲,鳥聲,水聲,交織在一起,啊,多麼美麗的一幅畫面……

【老清賞析】這是一首憶昔詞。這首小令用詞簡練,只選取了几個片斷,把移動着的風景和才女怡然的心情融合在一起,寥寥數語,似乎是隨意而出,卻又惜墨如金,一句句引領讀者進入詞境。  
“常記”兩句起筆平淡,明確表示此詞是憶昔,地點在“溪亭 ”開始,時間是“日暮 ”,“沉醉”是心情,“不知歸路”是留連忘返的情致再現。接寫的“興盡”兩句,就把這種意興移動到另一個畫面,“回舟”是移動,“誤入”是“不知歸路”的呼應,“藕花深處”是新的畫面。接著一連兩個“爭渡 ”,又是動作,“驚起”一句將靜止的畫面加添上動感和音效。至此,詞嘎然而止,言盡而意未盡,耐人尋味。
老清想,一首好詩詞,能引人入勝,就是要留有餘地,讓讀者去聯想,去感受詩人的意境。一個詩詞的愛好者,讀詩就要肯去聯想,肯去感受。

尋李道士山居兼呈元明府

唐·白居易

盡日行還歇,遲遲獨上山。

攀藤老筋力,照水病容顏。

陶巷招居住,茅家許往還。

飽諳榮辱事,無意戀人間。

盛唐以來“搜求於象,心入於境,神會於物,因心而得”的詩風,使唐朝的很多詩人從華麗走向平淡,白居易的這首七律,就是一個很好的詩例。

詩人“尋李道士山居”,獨行盡日,上到山,路上“攀藤”已知老了,“照水”也見病容。(注:“老筋力”“病容顏”應是倒裝,即“筋力老”“容顏病”。)
但入村後,受到山民的熱情接待,頓時感到自己“飽諳榮辱事,無意戀人間。”

這種想法,或許就是詩人“呈”的退隱之意。這裡的“無意戀人間”可不是去尋死,是詩人不再留戀官場,退隱山村野巷之念……

這七律,文字簡單平易,卻是因心而得之詩。

黑格爾說過:“詩不會像繪畫那樣局限於某一一定的空間以及某一情節中的某一一定的時刻,這就使其有可能按照所寫對象的內在深度以及時間上發展的廣度把它表現出來。”翻譯的文字有時把簡單的意念複雜化,白居易的這首詩寫見景生情,寫出自己內心的深處和對未來的嚮往。

陸游《村居書喜》

Posted: 20/12/2010 in 唐詩欣賞

陸游《村居書喜》

紅橋梅市曉山橫,白塔樊江春水生,
花氣襲人知驟暖,鵲聲穿樹喜新晴。
坊場酒賤貧猶醉,原野泥深老亦耕,
最喜先期官賦足,經年無吏扣柴門。

讀此詩,忽然記起“襲人”這個賈府的大丫環,在《紅樓夢》中,賈寶玉就用陸遊此詩中一句,指出襲人名字的出處。
可有趣的是賈寶玉將“花氣襲人知驟暖”改了一個字,寫成“花氣襲人知晝暖”。
看來這不是筆誤,而是作者曹雪芹有意翻新的。其意是點明襲人只知賈府白天(顯赫時代)的暖熱,而經不起賈府夜間(即賈府沒落)的考驗。

岑參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北風捲地白草折,
胡天八月即飛雪。
忽如一夜春風來,
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
狐裘不暖錦衾薄。
將軍角弓不得控,
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
愁雲慘淡萬里凝。
中軍置酒飲歸客,
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
風掣紅旗凍不翻。
輪台東門送君去,
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
雪上空留馬行處。

此詩是一首詠雪送人之作。
其中那句“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是後來者多讃的名句。

塞外苦寒,北風一吹,大雪紛飛。 詩人神思妙句,以“春風”催梨花盛開,比擬“北風”吹雪花飛舞,既新奇又貼切。 “忽如”二字下得甚妙,不僅寫出了“胡天”變幻無常,大雪來得急驟,而且,道出了詩人驚喜好奇的神情。
“千樹萬樹梨花開”的壯美意境,富有極濃的浪漫色彩。 見過江南梨花盛開的景象的人都知道,那白色的梨花遠看是一團一團,花團錦簇,壓枝欲低。這與雪壓冬林的景像極為神似。
曾見過有用“千樹萬樹梨花開”來形容春天的文章,老清不敢笑,只望別說是引用岑參的詩句,因為那是“胡天八月即飛雪”,不是春天……

《宿駱氏亭寄懷崔雍崔兗》

竹塢無塵水檻清,
相思迢遞隔重城。
秋陰不散霜飛晚,
留得枯荷聽雨聲。

李商隱

這是一首寄思小詩,情景相依,寫出詩人對友人的思念。

老清覺得,讀古詩不一定需要去追問詩人寫詩的背景,但是學詩者讀古詩必須將自己融入詩中,這樣才能發揮想像,感受到詩人的情境……

在步入“竹塢”後,望著那“無塵”與“清”,老清產生“相思”,不是對兩位姓崔的古人,或許是百家姓中的另一個姓,曾幾何時,老清與他在這裡通宵夜談,可現在卻分隔“重城”。(或許是個紅顏知己吧,全靠想像。)秋陰、霜飛就像老清融入詩境後的相思愁情,到此時,老清終於感到“留得枯荷聽雨聲”的景意情,妙句妙句……

哈哈,這就是讀詩的樂趣,如果不將自己代入,就很難感悟到那“詩意”啦。

小妹的扶與失

Posted: 29/11/2010 in 未分類

看了題目,千萬別想邪了,在這裡老清想說一個詩壇“煮字熬文”的傳說。可能您已猜想到是眾所周知的蘇小妹啦。

不錯,想講的這個詩壇傳說正是講蘇小妹。

話說蘇小妹一次與蘇東坡及詩友黃山谷一起論詩,互相出題比試。蘇小妹的題是在“輕風細柳”和“淡月梅花”中各加一字,點出詩眼。(詩眼就是詩句中那個動詞,將兩個名詞連成來,成為主謂賓的句式。)

詩人文豪對此當然是小菜一碟啦,很快就得出三聯:
“輕風搖細柳,淡月映梅花。”
“輕風舞細柳,淡月隱梅花。”
“輕風扶細柳,淡月失梅花。”

對“搖”、“映”一聯,蘇小妹評之為“下品”。
對“舞”、“隱”一聯,蘇小妹說:“好是好了,但仍不屬上品。”
那剩下的“扶”、’“失”一聯當然是“上品”啦。
哈哈,因為這“上品”是蘇小妹的作品啊。

老清覺得,詩之美,的確美在那個“眼”,傳說故事中的這三聯,各有其美,怎能判別上中下呢?主要的分別在於寫詩的人面對眼前景物的“意”。

“輕風細柳,淡月梅花”,是江南三月的景象,說實在的,從字面上看並不完全對稱,(細柳與梅花不是很工整之對),但正是冬春交替時節,冬花之姣的梅花已是垂暮之態,春景之妖的細柳正在吐露新葉,這是景,不同的詩眼會使讀者感覺到詩人不同的意境。

現在馬上就要進入“冬月”(農曆十一月),江南的垂柳已殘葉紛飛,寒梅尚未吐蕊,在此秋冬交替的景色中,再詠出“輕風扶細柳,淡月失梅花”的人,又會是怎樣的“意境”呢?老清感受到一種淒涼,“前歲梅花早不見,垂暮柳枝盼風扶。”

輕風扶著細柳,邊走邊互相安慰,我們雖然都老了,但還可以在一起,夠幸福啦。你看那淡月早就失去了梅花,孤苦伶仃,……

節日溫馨孤悶送。
目避白肌,仰首足聲重。
詩意酒情誰與共?
匆匆回舍切魚凍。

一試桂花陳酒貢。
入網徐遊,捕獲釵頭鳳。
獨抱濃愁無好夢,
不如忘記相思痛。

昨日放工,路經鬧市,獨獨孤悶。
晚餐,魚凍餸桂花陳,蠔油拌公仔麺。
網上徐遊,見李清照《蝶戀花》,半醉打油一闋……

魚凍?老清獨家秘技,濃魚湯冷凍而成……

目避白肌?唉,今年潮女興低胸、短褲,即使已冷風陣陣,亦處處雪白肌膚,老清不能不仰首而行……

桂花陳酒,據說是貢品,喝來不過如此……

釵頭鳳?就是陸遊那“錯錯錯、莫莫莫……”

附《蝶戀花》詞格:

中仄中平平仄仄。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
中仄中平平仄仄,
中平中仄平平仄。

中仄中平平仄仄。
中仄平平,中仄平平仄。
中仄中平平仄仄,
中平中仄平平仄。

李清照《蝶戀花(暖雨晴風初破凍)》

暖雨晴風初破凍。
柳眼梅腮,已覺春心動。
酒意詩情誰與共?
淚融殘粉花鈿重。

乍試夾衫金縷縫。
山枕斜攲,枕損釵頭鳳。
獨抱濃愁無好夢
夜闌猶剪燈花弄。

納蘭性德《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

人生若只如初見,
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閒變卻故人心,
卻道故人心易變。

驪山語罷清宵半,
淚雨零鈴終不怨。
何如薄倖錦衣郎,
比翼連枝當日願!

納蘭性德是清代最為著名的詞人之一。 他的詩詞在中國文學史上,被譽以“納蘭詞”而佔有光采奪目的一席之地。
納蘭性德是出身於滿清貴族家庭,其父是有名的宰相明珠;他最高做到一品官,雖侍從在帝王身邊,卻嚮往平淡的生活,這種特殊的環境與背景,使他的詩詞創作呈現出獨特的個性特徵和鮮明的藝術風格。
王國維曾讃其詩詞:“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確也。

這篇《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就是納蘭性德最出名的一首,而“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更是流傳一時的佳句。

【簡注】①秋風悲畫扇:此乃漢代班婕妤被棄的典故。 班婕妤為漢成帝妃,被趙飛燕讒害,退居冷宮,寫有詩《怨歌行》,以秋扇為喻抒發被棄之怨情。  這裡是說本應當相親相愛,但卻成了今日的相離相棄。②驪山語罷:《太真外傳》載,唐明皇與楊玉環曾於七月七日夜,在驪山華清宮長生殿裡盟誓,願世世為夫妻。 白居易《長恨歌》:“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作連理枝。” 對此作了生動的描寫。③淚雨零鈴:安史亂起,明皇入蜀,無奈之下,於馬嵬坡賜死楊玉環。唐明皇此後途中聞雨聲、鈴聲便思楊貴妃而悲傷,遂作《雨霖鈴》曲以寄哀思。

李白 長相思

Posted: 16/10/2010 in 唐詩欣賞

長相思   李白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欄,微霜淒淒簟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帷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雲端!
上有青冥之長天,下有綠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摧心肝。

【註釋】
這首詩是李白離開長安後回憶往日情緒時所作,豪放飄逸中兼有含蓄。  體裁是:七言樂府 。
長安:今陝西省西安市。
絡緯:昆蟲名,俗稱紡織娘。
簟:涼蓆。
帷:窗簾。
青冥:夜空的雲色。
綠水:清水。
關山難:關山難渡。

【賞析】

在長安城中長相思的人,會是怎樣度過夜晚?
紡織娘秋天在金井闌旁邊鳴叫,(有聲)
微霜初降,竹蓆顯出了寒意。(有意)
孤獨的燈光昏昏暗暗,刻骨的思念不能斷絕,只好捲起窗簾,仰望明月空自長嘆。
通過對秋蟲、秋霜、孤燈等景物的描寫抒發了感情, 表現出相思的痛苦。
像花一樣的美人相隔遙遠,這正是長相思的原因。
這是全詩的中心句,其中含有托興意味。相信長相思的不僅僅是“美人”,古人常將自己追求的理想比擬為“美人”。在長安這個唐朝的“天子腳下”,追求甚麼,不言而喻啦。
上有青冥長天,下有綠水波瀾。難啊。
天長路遠,追求的路上,魂飛魄散,很辛苦,就連發夢也由於關山難度,都難以夢到那“美人”。
長久的思念啊,摧斷自己心腸肝膽。
到了結句,使人感覺到詩人在抒發的是追求政治理想而不能達成的鬱悶之情。
將意旨隱含在形象之中,隱而不露,是古代文人常用的一種行文手法,給人一種含蓄的韻味。